《达芬奇密码》:CheValiers de Sangreal

 

         2006年《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的结尾部分——夜幕下的巴黎街道,罗伯特·兰登追寻着徇山隐修会留下的古老标记,来到卢浮宫前的倒金字塔前。“古老罗斯林教堂下圣杯静待,大师杰作掩映中相伴入梦。剑刃与圣杯守护着它的门宅,星空之下她终可安息无碍。”千百年来关于“圣杯”的惊世之谜已然解开,在抹大拿的玛丽亚之墓之上,兰登陡然升起了一股敬意,不由得跪了下去——像曾经的圣殿骑士一样。伴随着这激动人心的场景的,是Hans Zimmer的配曲——CheValiers de Sangreal(圣杯骑士) 。

87版《红楼梦》配乐

 

        《新版红楼梦》、《老版红楼梦》孰优孰劣,相信大家心里有杆秤,不再多说了,借用王蒙老师的一句话——“名著就是名著,经典就是经典,糟蹋就是糟蹋,瘪三就是瘪三。大师会被崇拜,遗产当然不是瘪三能留下的。大师有大师的空间,瘪三有瘪三的市场,不必杞人忧天”。不过还是要感谢李大导演、叶大湿以及“新红楼”剧组,让我重新认识到87年老《红楼梦》的价值,让我在多年以后能从箱底找到那张几乎被忘却的经典配乐,并和大家一起共赏。 

《美国往事》:Deborah's Theme

        “Deborah's Theme”是《美国往事》的主题曲,在剧中曾无数次出现。这首曲子是罗伯特·德尼罗饰演的主角“面条”爱着的女孩黛博拉的名字命名的。当影片开始不久,迈着蹒跚的脚步的老年“面条”,回忆少年时代在厕所墙上的砖洞偷看仓库里头的少女黛博拉翩翩起舞的情景;当小黛博拉把“面条”唤到身边,跟他读圣经的时候;当黛博拉拒绝了“面条”,独立乘火车离开纽约的时候,这首曲子都伴随左右。优美,委婉的弦乐重奏,在美妙中透着感伤,似乎早已铺垫了两人那不幸的结局。 

《兄弟》:Ballade

 

      久石让的音乐,为这部电影冷酷的情节注入了一丝暖意。Ballade这首曲子,是这部电影的主旋律,舒缓的钢琴节奏,处处流露出伤感。当影片结尾的时候,山本提枪走出酒馆慷慨赴死的时候,这首曲子和扫射的枪声交织在一起,给观众的印象尤为强烈。如果说北野武的影片体现了暴力的美,那么,久石让的配乐,则是这种美的最好点缀。

《纵情四海》:“采珠人”选段-Je Crois Entendre Encore

        影片的序幕配乐就令人陶醉,它是选择自比才著名歌剧《采珠人》中的选段“Je Crois Entendre Encore”(令我无法忘怀的歌声),剧中意大利男高音丹提也曾演唱过该曲,另外剧中也曾多次出现这首曲子的旋律。

《太平洋战争》:Honor

      《太平洋战争》影片的序幕中,一只碳棒在白纸上素描,勾勒出一个个鲜活的形象,继而投入到那血火纷飞的战场中去,伴随着这一切的主题曲“Honor”显得豪迈而悲壮,将那场战争的激烈残酷,以及众多年轻士兵的勇气信念展露无遗。汉斯·季默的配乐在表现这样的大型战争场面上,总是显得那样的大气,气势磅礴,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去听听他为《珍珠港》所作的配乐。

《壮志凌云》:Take My Breath Away / Top Gun Anthem

       片中汤姆·克鲁斯与女主角凯丽·麦克吉利斯柔情蜜意时吟唱出这首动人的旋律,便是该片的主题曲“Take My Breath Away”(让我无法呼吸)。该曲由当时红极一时的Berlin(柏林乐队)的主唱特瑞·纳恩(Terri Nunn)演绎,该曲真情感人,那种让你心跳加快、停止呼吸的激动感觉,对渲染主人公的内心情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它获得了第59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也成了风靡至今的情歌金曲,成为无数人传唱的经典。只要是有关奥斯卡经典情歌的合集,基本无一例外地收录了该曲。

《角斗士》:Gladiator Theme

        这首插曲的开始部分出现在1999年的大片《角斗士》开始时候,是马克西莫斯率领的罗马军团进攻敌军的时候的配乐。音乐大气豪迈,史诗般恢弘,让人热血沸腾。这部分插曲被国产影视剧引用多次,大家一定耳熟能详了。试听曲目的后半部分,则是出现在影片中马克西莫斯在角斗场中死去后的配乐,极大地烘托了悲情伤感的故事情节。

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